孝文帝的一个决定,害得北魏陷入到连年征战之中,最后被活活拖死
2019-10-30 13:09:40  点击:4830  

军事上,北魏迁都洛阳后,意味着它在军事上对南朝有了更多的主动权。袁科之所以被称为“宣武帝”,是因为他在任期间不断发动战争。虽然北魏的疆域不断扩大,但整个帝国日复一日地沉浸在战争中。

迁都前,其南部边境有一个广阔的中原地区作为缓冲区,南北朝时期不会有太多的冲突。即使北魏想入侵南方,它设定的目标也不会太远,通常也不会越过淮河。否则,即使它自己赢得了这个地方,它也无法巩固自己的地方权力。

同时,如果南朝想要进行北伐,他们会在北方边境部署足够的军队。因此,他们的动机很容易被发现和限制。然而,迁都后,北魏很快赢得了淮河以南的许多重要城市,并建立了自己稳定的主权。可以说,这种“胜利”在南朝是无法容忍的。

如果南朝此时仍然视而不见,那么他们的北方防线就会缩回到长江的第一线。如果是这样,南朝将会非常被动,两者之间的关系将会越来越紧张。因此,在品尝了一系列胜利之后,北朝继续向南推进,而南朝则尽一切可能收复失地。

因此,北魏迁都后,双方的大规模战争几乎没有停止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消耗北魏力量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自然,它会引起一些社会问题。此外,首都搬迁后,政府对北部边境地区的控制逐渐减弱,这也导致当地政治局势恶化,叛乱时起时落。

例如,如果首都不搬迁,朝廷的政府将立即发现北部边境地区的任何意外情况,如自然灾害,并将能够提供积极的解决办法。如果出现更严重的情况,帝国政府将“严格防范死亡”然而,在首都搬迁后,由于当时的交通和通讯限制,许多问题无法在第一时间得到“关注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很容易对他们掉以轻心,在局势恶化后解决他们。此时,它已经“无望”。

此外,迁都对北魏的影响在于洛阳的地理位置,使得在关键时刻不可能做出重大的战略调整。只要北方有战争,洛阳就会成为“鸡肋”。历史上的许多案例证明了这一点。最终,洛阳会放弃它。例如,刘聪、刘尧、施乐、傅健、高欢和宇文泰,这些有权有势的人物,不会在这里“扎营”。

因此,如果首都不搬迁,即使南部边境地区有问题,最坏的结果就是南朝占领了中原,北魏退到了黄河以北。即使整个中原地区都丧失了,北魏仍然存在,但这并不意味着南朝可以控制中原,两者实力相当。因为,在相互面对的过程中,中原一直充当着缓冲器的角色。他可以选择好好保护北方,全力奔跑。

然而,迁都后,首都位于黄河以南。此时,国家必须严格保卫黄河以南地区。因此,不可能集中精力管理北方。此时,如果黄河以北出现局势,北魏将面临解体的危机。此时,北魏不再能够凭借其“地理位置”控制北方。因此,北方的叛乱继续消耗国家力量,而南方则面临着南朝的不断渗透。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,两者的共存将不可避免地“清空”帝国。

北魏政权被胡太后控制后,二祝融在“河阴之变”中集中屠杀洛阳政府官员,整个帝国集体“失声”。根据记录,被杀害的朝臣人数非常多。根据《北史》和《魏书》,有1300多人,根据《军事管理史》,有2000多人。他们去见高杨王袁勇、司马孔原秦、杨熠王元略,又去见在家服丧的黄门郎、王遵业兄弟,包括小庄皇帝的兄弟,他们都被杀了,不管他们做了什么坏事。

可以说,这一次北魏只有一具尸体。

因此,迁都对北魏本身有许多不利之处。然而,从历史角度来看,这一举措产生了积极影响。它促进了南北民族的融合和中国领土的统一。这一事件“模糊”了胡汉民族的界限,淡化了内战时期的“民族因素”。最后,隋文帝和他的儿子南下时,很难看到汉人被“征服”的痛苦。

总的来说,迁都洛阳对北魏有两个好处:

首先,它对南朝的军事优势得到了加强,以利于其向南入侵。它改变了过去中原的遥控局面,有利于全国控制和政策的延续,也摆脱了平城鲜卑贵族保守势力100多年来形成的束缚和干扰。当然,无休止的战争也使帝国遭受苦难,并最终瓦解。

其次,虽然迁都本身不属于体制改革,但它是孝文帝改革总体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。首都的成功迁都进一步增强了北魏的皇权。然而,历史也证明,强大的皇室并不意味着稳定的帝国政权。南北朝、北魏、东晋时期,皇室相对弱小,而帝国的寿命相对较长。

正如吕思勉所说:“向南迁移对囚犯有害吗?永远?”迁往南方也是为了“统治”中原。然而,最终北魏的军事力量被牵制在南方前线。多年的战争耗尽了帝国。一旦朝鲜“被叛乱分开”,它就忙得顾不上自己了。最终,它陷入了两难境地,结果自然是注定的。

参考:

(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原因补编,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的军事意义和影响,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的个人原因,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的失误)